第434章 故人

“是、悟空师兄!”站在甲板上的一个圆头圆脸的小和尚,忽然振奋的大叫起来。小和尚举起手来,用力的对着高正阳挥舞,“悟空师兄、悟空师兄……”他的中气极足,飞船飞的又不快,让他的声响能精确传递出来。高正阳其实早看到小和尚了,正是天马寺的圆明。他对小红说道:“咱们曩昔看看。”小红有些不甘愿,按她主意现在是尽快跑远点。她横空一个腾跃,就跳到飞船上方。然后,小红就势四肢发力,直接穿越虚空离开了。被小红扔下的高正阳,飘然从空中落到飞船甲板上。“师兄,你怎样来了……”圆明咧着大嘴,圆圆的脸上都是毫不掩饰的欢欣。和高正阳别离一年多了,圆明特别想牵挂这个总给他买糖吃的师兄。在这儿意外相逢,他真是特别高兴。高正阳一笑,伸手摸了摸圆明圆溜溜的光头,“我也去参与佛诞大典啊。”一年没见,圆明长高了足有一尺多,看上去颇有几分精壮,元气气味也到了五阶。只是一张圆脸还显得很青嫩。高正阳也很欣喜,转眼之间,圆明就从小孩子变成了少年,武功也有巨大进步。“啊,我真笨,哈哈……”圆明傻笑了几声,才忽然想起来周围还有他人,他忙给世人介绍:“他是悟空师兄,便是名闻全国的诗僧悟空。”甲板上站着一群人,年岁都不大,有男有女。听到诗僧悟空的姓名,世人都显露惊奇之色。谁也没想到,这个骑马歌唱有些搞笑的人,竟然是以文采出名于世的诗僧悟空。不过,高正阳现在这副卖相神秀气清,儒雅脱俗,仍是很有说服力的。再者,圆明年岁虽小,却是晦明的亲传弟子,辈分不低。他天然不行能扯谎哄人。世人惊奇往后,就纷繁凑过来见礼问候。诗僧悟空,但是佛门近几年最知名的人物。佛偈禅诗,精微玄奥,风行全国。连带着佛门这两年都跟着大出风头。“贫僧慧封,见过悟空师兄。”“贫僧慧云,见过悟空师兄……”“师兄,你的马怎样会歌唱啊?”“师兄,你们唱的歌好好听!”能站在这儿的,大都的金刚宗的精英弟子。还有一些是白莲宗弟子。白莲宗,据传是观音亲传的法统,是佛门十宗中仅有只收女弟子的宗门。一个个妙龄光头女尼,都是容貌规矩,举动规矩有礼。看着较为养眼。佛门不由婚娶,但白莲宗特别严厉。一般来说,受了比丘尼大戒,就不能再嫁人,更不能和男人发生关系。白莲宗由于持戒极严,在佛门中也有持戒榜首的称谓。高正阳到是早就听过白莲宗,但仍是榜首次见到白莲宗弟子。他现在的身份,到不会很失礼的去审察。白莲宗的女弟子们,明显对他特别感兴趣。尽管都极力体现的礼貌,却掩不住她们的热心。其他金刚宗的弟子年岁也不大,见到了名人,也都情绪高涨。一群人围着高正阳或问寒问暖客套,或讨教诗词,你一言我一语,乱糟糟成一团。高正阳从容应对,言辞谦让。和蔼可亲的姿势,却益发显得风姿潇洒。更让世人心折。世人益发情绪高涨,声响也不由提高了几分。“安静,乱糟糟的不成体统。”忽然有人沉声叱喝道。这人声响虽不高,却带着股冷冽彻骨的寒意。世人都是神色一紧,都如同认错一般的低下头,再没人敢吭一声。高正阳有些猎奇,来的人气势到挺足,把一群小孩子拾掇的老老实实。顺着声响看曩昔,就看到一位白衣比丘尼。她细眉凤目,樱唇粉红,五官极端精美秀气,光头无发。她头型很匀称,光头看起来反而有着很特其他风情。身上洁白僧衣一干二净,脚下云袜芒鞋。手里拿着一柄白布掸子。初升阳光照射下,她浑身上下透出洁白纯洁,几乎有些耀眼。只是她脸色沉冷,整个人就像冰雕一般,从内而外的透出一股寒意,让人有些不舒服。高正阳注意到,她头上点了九个戒疤。这代表着她受过比丘尼大戒。事实上,佛门其他宗门都是不点戒疤的。只要白莲宗,为了标明忠诚和决计,才会在头极点戒疤。并且,白莲宗的戒疤也是一种秘法。每点一个,都隐藏真言法咒。极端凶猛。这也是白莲宗不传之秘。其他和尚便是点了戒疤,也只是在脑袋上留下个疤痕,再没其他用途。“你是什么人?”女尼走到高正阳身前,漠然问道。她口气严寒,天然就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质询意味。不等高正阳说话,圆明热心的道:“悟镜师姐,他是悟空师兄。便是那个全国出名的诗僧悟空。”悟镜有些置疑的审察了眼高正阳,她天然听过悟空的姓名,但她也知道,悟空其实并不是金刚宗的弟子。高正阳微微一笑,笑的云淡风轻。悟镜年岁不大,修为却极高,现已到了八阶上品层次。无怪这么傲气。像蛮族的师涵、虎飞禅、胡菲菲等天才,也不过是八阶上品。在天岳都的时分,就足以傲世很多皇族天才。没想到白莲宗中,竟然有这么多强者。她姓名还叫悟净!她必定姓沙吧!高正阳落拓不羁,可也不会随意和女性恶作剧。特别是悟镜一副拒人千里的姿势,他更不会自讨没趣。“你便是悟空?”悟镜好像有些不放心圆明,直接问道。“阿弥陀佛,正是贫僧。”高正阳双手合十,喧了一句佛号。悟镜细长凤眸中闪过一抹不悦,“此等佛号岂是乱喧的。”高正阳忽然了解了,原来是理念不合,这才一上来就横眉竖眼的。佛门树立几千年,其根基只要三部法经,《金刚经》、《大藏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。但对经文的释义各有了解,彼此间各有偏重,也就分成了现在的佛门十宗。几千年下来,佛门十宗的理论也日趋完善。宗门之间的差异也越来越大。理念之争,也益发剧烈。高正阳在天岳都的时分,想着要把心佛宗发扬光大,就推出了他上一世的华严宗那一套。宣扬诵念阿弥陀佛,就能得到佛祖庇佑,身后更是能进入极乐西天。高正阳在天岳都待的时刻很短,却留下了佛法种子,阿弥陀佛在天岳都越传越广。只是一向没有人引导,影响力才没能扩张出去。关于佛门许多人来说,高正阳这样胡乱解读佛经,随意宣扬理念,是离经叛道,难以容忍。要不是高正阳失踪无影,早就有人去找他理论了。白莲宗的初祖是观世音菩萨,依据佛经记载,观世音菩萨也是阿弥陀佛的胁侍。在阿弥陀佛一系中,位置之高,只是次于阿弥陀佛。高正阳解读阿弥陀佛的说法,让白莲宗上下都感觉到了被冒犯。悟镜早就对悟空有定见,今日总算碰头,哪会谦让。其他工作,高正阳也不会和个小姑娘去较真。但在理念上,他可不会谦让。“常颂我佛法号,可悟经义,可明正理,可护身心,是无上正法,有什么不合适的。”高正阳正色说道:“你年岁还小,不懂得此中真意到也正常,但牢记不行胡乱解读,误入歧途。”悟镜被训的一愣。她天分绝伦,自幼吃苦修行,其心志才能都远胜同辈。又有老一辈看顾。还没被同辈当面呵斥过。悟镜很快反响过来,玉容一沉,“你在训我?”“错,我是在教训你。”面临一触即发的悟镜,高正阳笑的却极端阳光灿烂。